细数桂林“第一次”丨1962年桂林搞起了第一次“包产到户”,惊动了中南海!(图)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 2019-08-27 08:52:00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这一年,龙胜有半个县的生产队搞起了类似今天的土地承包性质“单干”的“包产到户”,在桂林、广西乃至整个中南地区都掀起了巨波,甚至惊动了中南海。

  提到“包产到户”,人们大多想到的是安徽凤阳小岗村,殊不知早在凤阳小岗村于1978年包产到户之前,桂林的龙胜县已于1962年搞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包产到户”行动,这一年,龙胜有半个县的生产队搞起了类似今天的土地承包性质“单干”的“包产到户”,在桂林、广西乃至整个中南地区都掀起了巨波,甚至惊动了中南海。

  但最终,“龙胜现象”却在政治干扰下被迫“夭折”,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丁励松后来在“回忆录”中认为,如果不是形势转变,1962年的龙胜,或许可以为中国农村创造一个改革的范本,中国农村改革或许也会少走很多弯路,而1978年的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创举,也很可能被提前十几年。一转眼时间已经来到了2019年,曾经的遗憾早已化作今日的辉煌,桂林的农业发展正在大跨步的进行着。

包产到户后,农民的积极性大大提高(资料图片).png

   见证者:潘廷志

  68岁,龙胜县都坪村委凉亭大队村民,其叔父潘良模生前曾是凉亭大队的队长,也是1962年龙胜“包产到户”在凉亭大队的发起者和组织者,当年潘良模25岁,潘延志10岁,对当年发生在村里关于“包产到户”前后的一幕幕仍印象深刻。

  回顾:被饥荒逼出来的包产到户

  1962年,中南海曾为两件大事而惊动,一件是来自中印边境的枪声,另外一件就是桂林龙胜县的“包产到户”。中央领导为此派出时任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邓子恢、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等多位领导到龙胜调查,并先后形成两份报告递交中南海讨论。调查报告一度受到毛主席和邓小平的高度肯定,但最终,“龙胜现象”却在政治干扰下被迫“夭折”,令人扼腕叹息。

  “其实我们凉亭大队从1961年就开始尝试着包产到户了,到了1962年就开始渐渐在各家各户推行开来。”回忆起当年,潘廷志坦言当时包产到户是被认为破坏社会主义建设、抓资本主义尾巴的事,今天看起来是农业改革创举的事情,在当年却有着很大的风险,但这一切都是人们被饥荒逼出来的办法。

龙胜档案局提供 (2).jpg

   潘廷志说,当时大队部设立有吃大锅饭的食堂,但是粮食不够吃,自己的外婆和家里其他老人,在1960年饥荒的时候因为饥饿,只能经常摘些杨梅度日,特别是外婆,为了度日,挖草根煮着吃,不幸吃到了有毒的草根而丧命,家中其他老人也有人因饥饿相继离世。而当时尚且年幼的潘廷志和更年幼的弟妹们不得不上山去挖蕨草根回家煮糊糊吃,日子过得十分艰难。面对饥荒,潘廷志的叔父、时任凉亭大队队长的潘良模认为活人不能让尿憋死,随后在1961年时候,开始组织在大队里悄悄尝试着给农户家里按人头分少许田地,让农户家自己种些水稻,自产自收用于活命。

  潘廷志记得很清楚,当时村里有25户人,一户人家一口人大概能分0.7亩地。这次大胆的尝试让村民们终于不再饿肚子了。在1962年,包产到户就开始更加“正式”在队里干了起来,村里每户人家都按人口分到了田地,一口人分到了大约1亩田一个人,交了公粮之后的余粮都能自家用于度日。让村民们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一年,连自行车都见不到几架的小山村,突然开进了很长的小车队伍,“小车在村里足足排了一里地长,我们直到现在也从来没见过那么多车的车队。”潘廷志后来才知道,车队带来的是当时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等多位领导,当时陶铸就住在都坪村了解当地包产到户的情况,潘廷志清楚的记得,在了解了当地情况和听取了汇报后,陶铸说从目前来看这个办法还是不错的,还说这样的办法是“金线吊葫芦”。

  “实行包产到户那两年,我们村再也没有饿死过人。”潘廷志说,这样能自己种田、吃饱肚子的包产到户,因为种种原因从被默许再到被反对,最终被批判为包产到户生产责任制是“单干风”,最终下令禁止实行,龙胜这场轰轰烈烈的包产到户行动也于1964年宣告“夭折”,此后,村里走回了吃食堂大锅饭的老路。